TEL:+86-0769-86566666
联系我们
  • 重庆威铭五金制品有限公司
  • 地址:重庆市石排镇曾屋工业区
  • 电话:(0769)-86515555
  • 传真:(0769)-86566666
  • E-MAIL:凤凰平台总代理注册
媒体资讯

豪亨博开户平台竟面红耳赤 仿佛被人窥破了秘密一样

时间:2017-08-02 16:36

 
  哥哥啊!我的哥哥.....
  
  惊闻你身患恶疾,我的心又缺失了一块。那种生吞活剥的痛啊,它剜着肉,滴着血......
  
  安慰鼓励着家人,可一放下电话,隐忍的泪水都会簌簌流下。友人们关切的询问,哪怕是只言片语,每每都会引发和泪而下的哽咽。
  
  每天都在打电话询问,每天都发数个短信询问,每一刻都想打电话给你,可又最怕拨打电话,我怕一次次传来的坏消息。
  
  呆呆地凝视着20多年前我俩的合影,任由泪水放纵。相片是你即将回蜀前的那个寒冬,在已封冻的河面上,我俩拍的,你显得憔悴、沧桑,爱怜地揽着我的一肩。多少年来,我期待着我定居成都,我期待着,我们相聚的日子。又是一个严冬到来时,可我的哥啊,你却..... 
  
  想着你勤苦劳作了一生,我悲愤交加。老天!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善良的好人!老天!你不长眼啊,.....!
  
  一个个夜晚,在无眠悲怆里煎熬。我不知怎样才能打发走这漫漫长夜,天刚蒙蒙亮,在几乎凝冻地寒冷里,我出门了,我不知怎样才能排遣我的哀痛。蒙蒙地天地间只有我独自,灰白的天幕好像离我很近,想着陪母亲去教堂的情景。这时我多么希望有上帝啊,天离我这样近,上帝一定可以听到我的声音。我不由自主地合拢双掌,喃喃自语:“主啊!你救救我的哥哥吧,你救救他啊!.......”一道雪亮的光扫过,疾驶而过的一辆车,惊醒了近乎迷乱中的我,才发现我已经跑出了3里多了。
  
  那天,我终于叫嫂子把电话传给了你,那时你还不知道真情。暗哑地声音里带着些许地忧虑。尽管心如刀绞,可我用比平时大了许多的声音给你说话。我在鼓励自己,我在鼓励你。
  
  我上网查资料,我寻找一切可以帮助我们的人。我多么感谢那些认识或不认识,熟悉或不熟悉的友人们。你们每一个关注、每一个鼓励,每一个宽慰,每一个祝福,还有真诚的帮助,让我深感友情的温暖,泪眼朦胧中,我只能用“谢谢”二字表达我深深的感激之情。
  
  哥哥!我得知你知道了自己的病情。姐姐给我说,你表现的很平静。可我的心利如剑穿心般地痛。我善良、忠厚、勤劳、隐忍地哥哥啊。生活对你太不公!命运对你太不公!
  
  “哥!”黄昏时,我又一次拨打了你的电话。
  
  “哦!阿雅啊!”你的嗓音很暗哑。
  
  “哥,你不舒服吗?”我的心紧缩了。
  
  “没啊。我感觉蛮好。”你清清嗓子继续说:“真的阿雅。我知道自己的病,可我一点也没哀伤。真是这样呢,我每天都抽空抓紧时间写写日记,把经历的事情多写写。”
  
  “哥!你文笔本来就好,感情又丰富,你好好多写写啊。”我的心被悲怆撞击着。
  
  “我要是能度过这次难关,我还想回新疆看看呢。可想吃你做的拉条子了。”
  
  “哥啊!我就要回去了,我做给你吃,”心痛如绞。
  
  “唉!现在家人都为我忙碌,我真......”
  
  “哥!不许这样说!这是应该的!”我的哥啊......。
  
  “哥!你真勇敢,你是我的好哥哥,我为你自豪!哥!”我再也忍不住了,动情地呼喊着。
  
  这就是我勤勉、顽强、无畏、善良的哥哥!
  
  你让妹妹太心疼,你又给了妹妹太多感动。
  
  回家!回家!我要快快回到你的身边......!
  
   
  
  2010年12月31日晚22点30分
  
  
 
 
 
  长发飘飘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长发飘飘
    一头秀发,对一个女人太重要了。
     我发质欠佳,总是“营养不良”样,可这决不乌黑发亮的偏黄头发,却数量不少,长速不慢。我不是很会打理头发的女人,从工作到现在,几乎都是以披肩长发为主,就是图个简单,好梳理,高马尾,低马尾、偏马尾,天凉了,就散披长发。自从有那可以让直发变卷的玩意,我就成了它们的粉丝。每年都要在某一天“痛下决心”花四——五个小时坐在发廊里,然后披着长波卷儿出来,再买回些瓶瓶罐罐、膏膏水水在洗发时,伺弄、伺弄头发。因为这带卷的长发,可以很好的修饰、遮掩我“先天不足”,梳理也很简单,别个发卡,绕个头花,不要一分钟就搞定。所以宁愿“受罪”,每年也要折腾它一次。
 
    面对一次次的流行风潮,什么“爆炸”、“钢丝”、“倒削”之类我不是没动心,也“斗胆”尝试过,可每次都是都是倍受打击。  
  
     记得有次,剪了个流行短发回家,对镜摆弄许久,问渔夫可好看,“好看个什么嘛!女人就长发飘飘才好看!再说人家这发型是适合小脸美女的,你的脸这么大,能好看吗?”渔夫双手比大脸盆状,奚落着。
 
      还有次,假期回成都探亲,剪了“蘑菇头”回来。进校园时,那个调皮、搞怪的体育小子阿勇,耸着肩,长伸着脖子,急匆匆地闯过来,看来又是起晚了,脸都没洗,先来报到的。 “阿勇”我招呼他声。阿勇扭头看我一眼,好似不认识。突然怪叫一声,做捶胸顿足样,径直跑了。早见惯他的搞怪,我没在意。 一会和阿勇同室的阿玲,笑得语不成句的告诉我,说那阿勇大发感慨说:“女人嘛,就要长发飘飘才最有女人样!那阿雅,回了个成都,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,把个长发弄没了,刚才还叫我,气得我没理她!”
 
    剪了几次短发,才知道,实在是不好打理,总是一觉起来,发型走样,每次梳理的时间是扎马尾辫的N倍。过个十天半月还要进店去修剪才行,于是那散散漫漫的长发一飘就是好多年。
 
     去年的一场惊吓,我的头发在短短几天里,突然脱落了七、八块。开始还是指甲盖大小,可迅速的就变大起来,最大的一块,有鸡蛋那么大小了。且就在右额角处,我先将头发梳成偏分遮着,再大时,又用个小卡子别着绺头发盖盖。弄得个不伦不类的傻傻纯情样。
 
   擦生姜,涂药水,辛辛苦苦地几月了,那头发非但没冒出,反而越脱越大。卡着的头发,几乎遮不住了光亮的头皮。稍有风吹草动,就峥容毕露。经常会被旁人惊讶地询问。“慢慢长吧,实在长不出了,就多买几个漂亮的假发戴戴,也蛮好呢。” 每每这样淡淡回答,可心里总是涩涩的。有几次在蓬头的雨帘下,我摸着那几块光光的头皮,沮丧地眼泪合水而下。
 
    好几次在擦地手酸脖僵后,问渔夫头发长没有。“现在还没。以后会长出来的。”渔夫的安慰,总也是信心欠欠的。
 
    那天,再又一次被渔夫否定后,儿子过来扒拉下我的头发。很是兴奋地说:“妈!你要继续擦生姜,你的头发开始长了。”“哪会长嘛,别安慰我了,大不了戴假头套。”我有气无力地回他。
 
     “老爸!你来看,她头发真长了。”儿子叫来渔夫。渔夫大概是“老眼昏花”怎么也没看出。于是我被这父子俩扯拉到窗户下,按着头,歪着脑袋站着,我很是不耐烦。“别动!我拿放大镜看看。”渔夫灵机一动。“阿雅!真长了!”渔夫的欣喜,让我好生激动,摸了又摸,可真没摸出有头发。“儿子,你拍张相片给她看看。”渔夫下令。
 
    扳着脑袋对光线,举着放大镜,对着镜头,好一阵摆弄,一张好丑陋的相片出来了。斑驳的白亮头皮上,长着稀稀拉拉的淡淡绒毛,可这一点也不影响我陡增的信心。
 
    10月底,我带着些许的自豪,坐在了烫发的转椅上。新生的头发,长度还不够卷在发卷上,那片片短短的毛发,让给我上发卷的店主妹妹屡屡惊叹;“姐啊,你掉了这么头发啊!”,“姐啊!你掉了这么多头发害怕吗?” 
 
     这是一个少见的金秋。没有了秋风中的萧瑟,枯萎、索索。暖阳灿灿,天高云淡,黑绿的冬青,红叶灼眼的长藤,绿色欲凝的三叶草,飘旋而下的法桐叶,还有微微飘起的长发......
       
    
      
   
 
 
 
 
  那年、那时我遇见了他们.......
         
 
    总有些不能忘怀的往事,茫茫人海,我遇见了他们.......
 
 
 
    从小得益于父亲、大哥的熏陶,我也是个小书迷。可真正大量阅读,并对我的人生观起到影响作用的,要从我高中毕业前后的那几年说起,期间不能不说的是这样一个人。
 
 
 
    在我接触他时,他才40出头,是个上海知青,他娶了小他七、八岁的当地老八路的高中毕业的女儿,他们有一对可爱的女儿。当时他是个技术部门的小头目。在那个闭塞的年代,他一切做派都和当地人有很大出入,那些让人耳目一新的观点、论调均出自他的言谈。
  
   我崇拜他!因为他高深又见多识广。同时,我又很鄙视他。觉得他很“坏”、“不道德”。因为那时在我看来,他们是很令人羡慕的一家子,他们海派的穿着、海派的生活方式(海派指上海人的穿着和生活习惯)无不散发着浪漫的气息。可他却和本来介绍给小舅子的女孩好上了,那个女孩还是我初中的同学。这无疑是个臭名昭著的事件,他妻子的哭诉、控告让事情沸沸扬扬,女孩父母的打骂、监控更让他声名狼藉。
 
 
 
    那时,他会时不时来我家。好不领会他人鄙视的眼光,一路谈笑着而来,总会又给父亲带来了一本那时的禁书。一向严谨的父亲,和他似乎倒很投机,记得在书房兼卧室的小间,他很随便地依靠在床被上,比划着双手,和父亲笑谈。要走时,也会和我打个招呼,镜片后射出的目光很有穿透力,眉毛一挑,嘴角一撇,脑袋一晃,随后出门。那些他拿来的书,在父亲不在家时,我就如饥似渴地扑向了它。
 
 
 
   不久,我们就成了门对门的近邻。他支张小床睡在客厅。心高气傲的妻子,拉着两个女儿,做对立状给他受。一个锅台,妻子做饭,他就靠边,为了避开别扭、尴尬的氛围,他只能溜达到我家闲等。他似乎已经知晓,他给父亲看的书,我也都看了。高谈阔论的精彩、小录音机里邓丽君的缠绵歌声,都让我想让他多来,可对他道德的评判又让我无法对他有好感。
 
 
 
    在他又一次从上海回来后,他兴奋又得意地告诉了我们一个好消息,他和上海某个图书馆建立了的联系,他们定期给他邮寄书籍,他要按时寄还。这样源源不断的书籍,成了闭塞、单调年代里,我最精彩的另一个精神世界。没有挑明,他就把书直接给了我,并规定交还的时间,要求的时间总是很短促,几乎就是两三天一本。工作之余,我如饥似渴地阅读着,晚上在父母都睡后,我打着电筒在被窝里看。也就在那时,我囫囵吞枣、半懂不懂地看了《简爱》、《飘》、《呼啸山庄》、《两面人》、《红与黑》、《金陵春梦》、《悲惨世界》、《巴黎圣母院》、《大为.科波菲尔》.......等等书籍,甚至还可以把《飘》地某些段落背下来。
 
 
 
     这些书籍无疑极大地丰富了我的精神世界,我的少女的梦幻,染上了别样的色彩。那时的我们,崇拜老山前线的勇士,敬佩那些嫁给英雄的女孩。可书籍里那些情爱的直接、小夜曲的浪漫、骑士的多情,贵夫人的风情,鸡尾酒会的华丽、、、、、诸如此类的情节,让我遐想非非、心生别样。那些在当时看来是“不健康”的、甚至是“肮脏的”的资产阶级的玩意,极大地动摇着我的观念。一方面我觉得自己变得不“纯正”了,另一方面,我却无法抵御那些书籍地诱惑。所以,有次在按时还书给他,并换取另一本书时,这个我叫他叔叔的上海人这样评价我说:“以前你是全高尚的,现在你是半高尚了。”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