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L:+86-0769-86566666
联系我们
  • 重庆威铭五金制品有限公司
  • 地址:重庆市石排镇曾屋工业区
  • 电话:(0769)-86515555
  • 传真:(0769)-86566666
  • E-MAIL:凤凰平台总代理注册
媒体资讯

凤凰平台总代理注册可总在摩挲时光的瞬息里再现

时间:2017-08-02 16:37

 
     再后来,因为他“屡教不改”地继续和女孩往来,巨大的声讨,让女孩寻短见一次,他也被降职远调。他淡出了我的视野,而他的妻子在几年的“婚姻保卫战”的消磨里,荡尽了矜持、变得歇斯底里了,她带着农药上法庭,哭诉上访,也没有挽回婚姻。万般无奈下,签订了离婚证书,两个孩子作为对他叛离的惩罚,都判给了他。而他把一双女儿送回了上海生活,说是可以接受最好的教育。目睹这一切,我万分同情这个不幸的女人。也感情复杂地气恼着那上海人的做法。
 
 
 
     有段日子,我的父母都回成都办理内迁的事宜。我成了那个不幸女人最好的倾诉对象,她经常在夜里来我家,祥林嫂般地絮叨,眼泪一把、鼻涕一把地述说她少女时期与他的相遇,说她被“诱骗”失身后的无奈,以及她父母以死相逼的哭闹,婚后的幸福,泪眼迷离她,甚至说出那些让我吃惊又难堪的细节。正值青春勃发,却又不解风情的我,开始了对人性龌龊一面的困惑,起初,我还洒下了同情的眼泪,她经常神情恍惚地,反复地,又像是自语,又像是问我:“你说男人坏不坏?”,“你说男人能不能信?”每每这样的时候,她近乎疯颠的眼神,总让我害怕又无言以答。多次以后,我厌烦、害怕了这样的场景,我想法回避着她的哭诉。
 
 
 
     也就在那时,对爱情充满憧憬、和美好幻想的我,对情感的认识蒙上了些许的灰色。对爱渴望,也多了几分冷静。“男人怎么这样呢?.....”的疑问也萦绕在我的心间了。
 
 
 
     这是经久年代的一段故事了。此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们,只是在当年那个女孩的父母那里知道,最终他们还是结合了,他也早辞职做了老板,还说,也就是这女婿还一直照顾着他们,对他们很好。
 
 
 
      岁月悠悠,曾经的往事,多数都淡忘了,可这段经历,从不曾消失。没有刻意地记住、回味,了。虽然,我并说不清它对我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。
 
 
 
  月夜抒怀
              昨晚遇一网友,适逢中秋佳节将至、聊天的内容就此展开,当我被问及与家人过节时,一时竟语塞,伤感汹汹而至,对着屏幕不知做何答,眼睛也开始潮湿了,岔开语题,勿勿下线。又习惯性地在静谥的黑暗里开始咀嚼伤感,今年也不知为什么,我很怕过这月圆之日。­
 
 
 
     我的亲人们,我们为何要相距的这样遥远,20多个中秋了......
 
 
 
     看着同事、朋友准备着礼品走亲戚,回娘家、看婆婆。我真羡慕。
 
 
 
     视频再清晰、电话再殷切,也代替不了妈妈温暖的怀抱。
 
 
 
     饭菜再可口、爱人再体贴,也代替不了兄弟姐妹相聚的欢愉。
 
 
 
     少了儿子的家,安静的到了平淡。少了儿子的饭桌,佳肴也寡味。少了儿子的节日,欢言难再响......
 
 
 
     我怕,在拿着话筒时,让你们听出我的哽咽。我怕,在视频头里,我克制不住夺眶的泪水。
 
 
 
      我还是早早回到我的黑暗静谧里。
 
 
 
      我需要整理、整理心情。把感伤、担忧、牵挂、思念都好好宣泄、宣泄。黑暗,看不清我,却会收纳我的一切。在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,我要一如往常般的淡定。
 
 
 
      我需要梳理、梳理情绪。月圆人难圆的何止我一家,何须让相思把亲情弄得悲悲切切,我们总有相聚的那天。在旭日冉冉的明天,我要让亲人看到我的靓丽欢颜。
 
 
 
      我需要酝酿、酝酿友情。在空间,殷殷地问候传递着快乐。一次次短信铃声的响起,把心儿的距离拉近。这会,我储藏着远远近近的温馨,在霞光初露的明天,我将一一回报。
 
 
 
          
 
 
 
 
  养在鱼缸里的“哥哥”
  
  渔夫爱鱼,天经地义!
  
  几经奔波,几经挑选,几经折腾,一个长1.2米,宽40公分,高60公分的大鱼缸,于年初坐落我家。
  
  “养鱼先养水”渔夫说。擦玻璃,洗鱼缸,铺碎石,放水草,布饰品,注清水,试滤水器,调换水盒。渔夫上下忙活,神情陶陶。
  
  养水一星期,渔夫说先买些便宜的小型鱼试养,待有经验了再养好鱼种。于是在一个星期天里,15条色彩艳艳的小鱼,斑斓了我家的鱼缸。那天,渔夫没看电视,没斗地主,只看鱼缸。
  
  星期一,一个通知,渔夫要外出学习10天。
  
  “你可要好好喂我的鱼啊!”已经交代数次的渔夫,在出门前又“谆谆告诫”。
  
  每天一个电话,最后一句永远是“我的鱼好吗?”想必这样殷勤,实质都是冲着这最后一句话哩。
  
  “我的鱼好吗?”那次渔夫问完后又追加一句“你喂我的鱼了吗?”
  
  妈呀!六天了,我可没喂过一次呢。
  
  “喂了!”不耐烦的语气是在掩饰心虚呢。赶紧找出那一大包鱼饲料,拿出其中一袋,剪开个口子,对着鱼缸弹弹,没出。再弹弹,还没出。用些劲在鱼缸的边沿一磕,哗啦一声倒出大半包,哎呀!这可比渔夫反复叮嘱的喂鱼量要多多了,可“覆水难收”哦。鱼儿蜂拥而至,大啖!
  
  早上起来,三条鱼肚皮朝天,漂浮水面。中午下班回家,又有两条,肚皮朝天,漂浮水面。
  
  为此,渔夫唏嘘数次。
  
  数月后,我家鱼缸里已有各色的大些的鱼20多条。起得早了,睡得晚了。电视看少了,地主斗稀了,渔夫乐不彼此的流连在鱼缸前。“阿雅!快来看我的鱼......”的叫喊声时时响起。
  
  那天逛街,在渔夫反复催促下,离开步行街,进入花鸟鱼市场。渔夫很快消失在林立的大鱼缸间,我在店门口休息。这时,进来一个中年男子,他好像是这家店的老买主,一进门,就指着墙角处,最高处的一缸鱼,问那种鱼的习性。老板娘热情地介绍着,当听到那鱼的名字时,我惊喜的很,那鱼的名字,竟和我大哥的名字一样。凑过去细瞧,扁宽的身子,尖嘴,身上黑灰条纹相间。
  
  “x大叔!x大叔!”我叫渔夫。大伙别笑哦,这渔夫怎么就成大叔了。原来,至去年经历了那场病后,渔夫就如长辈般的“慈祥”了。我新冠他一绰号“x大叔”,一时情急,就脱口而出了。
  
  大叔渔夫应声而至。
  
  “我要买这鱼!我要买这鱼!”我似乎已视那鱼为哥哥了,心情迫切。渔夫奇怪地瞅着我,他当然奇怪了,一项对他养鱼颇有微词的我,怎么突然要买鱼了。
  
  “这鱼和我哥的名字一样,我要把我哥养在鱼缸里。”我悄悄说。
  
  当我拎着装着两条鱼的水袋,又坐下时,闲了的老板娘,疑疑惑惑地问我:“你们是一家子?怎么你叫他.......没那么大吧他?”
  
  ......